阳光万能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阳光万宁 门户 议题 查看内容

八、万宁需要一个大胸怀

2017-8-7 13:5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 评论: 2|原作者: 老杨

摘要: 八、万宁需要一个大胸怀 8.1芭提雅“风采车”司机的故事 与万宁一样,在泰国芭提雅(Pattaya),很少看见出租车跑在路上;那里最常见的公共交通也是“风采车”,是一种带顶篷的皮卡,当地叫tuktuk(突突车 ...
   八、万宁需要一个大胸怀


    8.1芭提雅“风采车”司机的故事


    与万宁一样,在泰国芭提雅(Pattaya),很少看见出租车跑在路上;那里最常见的公共交通也是“风采车”,是一种带顶篷的皮卡,当地叫tuktuk(突突车),招手上车,按铃下车,两排座,每排能做3-4人。每个车上都挂着一个管理部门颁发的车价牌,上面写着:在芭提雅市区每人每次收费最高不得超过10泰铢(Baht)。当时,约合计人民币2块钱。

    那天傍晚,我与朋友从宾馆门口拦下一辆“风采车”去海滨路,到站后,司机却要我们20泰铢。我朋友不服气,指着价格牌与司机评理。

    那司机也用英语辩解道:“这是政府规定的不合理,这个价格在芭提雅没有司机愿意跑。”

    我看车上还有其他乘客,就劝朋友:“算了!算了!人家泰国都经济危机这份儿上了,就当咱们是国际援助。”

    车上的那对母女乘客,虽与我们一样同是消费者,好像习惯了“受宰”,一声不吭,我朋友扬言要投诉他,司机耸耸肩、愤愤地开走了。

    我开玩笑,宽慰朋友说:“不就多2块钱人民币嘛,你也是的,何必这么计价?咱们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这么多成就,应该自豪啊!就当是小费了。咱们出门在外,要为国增光,显示出大国风范。你瞧他们多不容易啊,白天拉我们这些游客挣份子钱,晚上没准儿还要把老婆女儿送到妓院搞创收,他们或许还认为这一点儿也不难堪。” 朋友大笑。

    我们都是北方人,难得见一次大海,特别是芭提雅,被誉为泰国的北戴河。一见到大海,我们就把刚才的不愉快全抛到脑后,脱下衣服,直接迎着海浪冲了进去。说实话,与万宁春园湾相比,差远了,这里沙滩太粗糙,比博鳌玉带滩的沙子都糙。

    忽然,我听到朋友大叫不好,丢包了。当时他只顾着与司机扯皮,把包放在了座位上,那里面可装着我俩的护照、机票、现金还有一些重要文件。我朋友总担心宾馆不安全,非把重要的东西统统都放进了包里面。

    我们只好打电话给一个当地朋友,让他开车往这里赶来,陪同我们一起去警察局报失。当时已夕阳西下,我俩就在路边一个显眼的广告牌下等,海风吹拂下,我俩冷的瑟瑟发抖,沮丧极了。

    只见一个tuktuk车,缓缓地停在我俩面前,我认得出就是刚才与我们扯皮拉筋、讨价还价的司机,他举着包,兴奋地向我俩打招呼……原来他沿着这条路来回跑了好几趟,他猜想应该能碰到我们,果然判断正确,司机显得很开心、很得意。

    那一刻,我朋友感动的、感激的一塌糊涂,当场从包里拿出钱表示感谢,司机摆手说什么都不要,告诉我们应该感谢车上那母女俩,是她们发现了这个包。

    我当时摁下相机快门,拍下那个胖乎乎的芭提雅“风采车”司机,同时又拍一张我朋友与他的合影;这张照片至今还保存在我的电脑里,也深深记录在我与朋友对芭提雅第一印象之中。

    一会儿,当地朋友赶来了过来,听我们讲述后,他们十分开心。我说,我要写文章连这照片一同投稿给当地的报纸,好好表扬一下芭提雅司机拾金不昧的精神。当地朋友连连摇头:“不会报道的,浪费版面,这故事没有新闻性,在这里很普通。”

    我愣了一下问:“如果当时他打了我呢……?”

   “肯定报道!”朋友笑着说。

    那一刻,无论如何,我笑不出来……

    (风采车司机)


    (泰国公主亲自为红灯区做广告)


    (风采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老杨 2013-10-9 11:34
   8.2 贝聿铭与透明金字塔的启示

   8.2.1 惨遭法国人骂


   贝聿铭,这位华裔设计师要在卢浮宫正门入口处建造一个透明金字塔建筑。

    对法国人,尤其是巴黎人而言,卢浮宫是他们的一座丰碑,很难接受外国人来翻修它。贝聿铭的设计招致法国舆论界的一片哗然,不仅因为贝聿铭是一位来自美国的华裔设计师,更重要的是他的设计是,把象征埃及文明的金字塔,搬到了法国的艺术圣殿卢浮宫的中心。

    当时法国人真是目瞪口呆,甚至恼羞成怒,大叫——

   “怎么让一个华人来修我们最重要的建筑,贝聿铭会毁了巴黎。

    “擦擦眼睛,你以为是在做梦,好像是回到了远古的古堡时代,怎么能允许一个中国人修一个吓人的金字塔,这是对法国国家风格的严重威胁。”

  “此举将会毁掉法国美人的容貌,这项建筑已经超出了法国人的心志空间,而且是一个庞大的破坏性十足的装置。”

    何况那时候卢浮宫有7个部分,每个部分都是独立的;并相互之间竞争着空间与资金,且每个部门的馆长甚至不相往来。那时候,可是贝聿铭在法国的“最黑暗时刻”,甚至有些人要求贝聿铭离开法国,财政部从中作梗也不愿意贝聿铭团队进来。法国的政客、建筑界开始轮流人身攻击。对贝聿铭的抨击,甚至成了当时法国社会最热烈的运动,人们高喊:“巴黎不要金字塔,交出卢浮宫。”


    8.2.2倍受法国人爱

    然而,贝大师征服了巴黎。他最终让7个部分在建筑上统一成了整体。

    这座玻璃金字塔不仅是体现现代艺术风格的佳作,也是运用现代科学技术的独特尝试。在建筑中,借用古埃及的金字塔造型,采用了玻璃材料,金字塔不仅表面面积小,可以反映巴黎不断变化的美丽天空,还为地下设施提供了良好的采光,创造性地解决了“如何把古老宫殿改造成现代化博物馆”的一系列难题。

    在卢浮宫玻璃金字塔落成典礼上,密特朗总统授予他法国最高荣誉的“光荣勋章”;一度遭到法国人谴责的贝大师现在却成了他们心中的艺术家和明星。玻璃金字塔的建成,带动了卢浮宫的复兴,甚至一度取代了艾菲尔铁塔成为了巴黎的象征。

    玻璃金字塔以前,这里每年有300万人参观卢浮宫,而建成以后,参观人数增长了一倍,达到了600万人之多,特别是好莱坞大片《达芬奇密码》上映之后,去年(2009)游客人数更达破纪录的750万,今年预计超过900万人次。法国文化部没办法,一度向贝聿铭求助,请他为扩充展览空间提出解决方案; 但年迈的贝大师说:“我老了。”


    8.2.3 假如在万宁……


    他为香港人设计了地标性的中国银行大厦,一共花了1.3亿美元建设费,而旁边的汇丰银行却花了10亿美元。

    他为苏州人设计了一座现代化的博物馆,他的设计方案就像卢浮宫的金字塔一样,引起了各界强烈的争论,很多人认为,他的设计会破坏原有的建筑和谐,损害这些古建筑的真实与完整。

    他为北京人设计了香山饭店,这是中国改革开放后外国建筑师在中国的第一件作品,也掀起了中国建筑界对中国传统建筑与现代主义相结合的大讨论。

    假设万宁能支付得起设计费,假设贝大师还年富力强,假设贝大师愿意为我们万宁来设计,万宁人能接受他吗?他在万宁能成功吗?

    尽管美国人称他为“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最优秀的建筑家”,美国建筑界宣布1979年是“贝聿铭年”;尽管伦敦今年初为他一个人专门举行“英国皇家金质奖章”颁奖典礼。尽管他获得了建筑界的“诺贝尔奖”——普利兹克建筑奖。

    看看三亚西岛的“风声水起”,即便得知。那里刚刚打算聘请欧洲专家来设计,舆论便一片哗然:

   “……他们懂西岛的来龙去脉么?他们明白西岛周边环境的历史意义么?南山寺的108米南海观音,还有对岸的天涯海角,不远处的鹿回头,进来的肖旗港,老外们整得明白这些故事所寄托的人文信息么?

    ……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如果这些洋和尚们给出了一本歪经,我们是不是也要照本宣科地念下去?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那仅仅是指外地的和尚。当年玄奘从印度洋和尚那里取经归来,还费了几十年功夫,将这些经文翻译过来,让本地和尚念呢!洋和尚不一定能念好中国的经,这是从唐以来得出的经验。

    ……走在西岛的渔村,发现岛上经过数百年的发展积累沉淀,已经具备了厚重的本土文化。”

    ……《三亚西岛向何处去?》
(矢弓博客2010-03-14)

    请的欧洲设计专家还没来,就断定人家搞不好;而自己居此“数百年”又搞的怎么样了?想必西岛内外都能心知肚明。真让人闹不清楚,这个“已经具备了厚重的本土文化”到底是一种什么文化?怎样一个厚重?

    贝大师能像征服巴黎那样,征服万宁吗?恐怕未必!张大师在北京能搞定奥运会开幕式,但在海口却搞不定《印象海南岛》;何况贝聿铭在万宁,恐怕一切皆无可能!

    万宁人应该没有法国人那样的“傲慢与偏见”,万宁本土文化也不会有巴黎那样的辉煌与历史;但假如我们万宁人有像他们那样的胸怀?在万宁,或许,一切皆有可能!




老杨 2013-10-9 11:36
     8.3再看邢曙光之《万宁人》——赢了官司又怎样?

    8.3.1邢曙光之《万宁人》风波


    2006年初夏,在几个退休老干部带领下704人联名起诉《万宁人》的作者邢曙光,状告其污辱万宁人,一审法院以原告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为由裁定驳回起诉,原告等人不服又上诉至海南一中院,经请示最高法院,海南一中院做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的终审裁定。此后,原告等人仍不服,持续向省政法委、省高院等部门上访、信访……直至2009年夏,在省政法委肖书记、省高院董院长等斡旋下,以被告当场向“代表50多万万宁人”的万宁老干部们致歉,恳请万宁群众谅解;且“代表50多万万宁人”的在场万宁老干部们表示非常感谢肖书记和董院长高度重视,并亲自两次来到万宁协调此案,既然邢曙光已当面诚恳道歉,善良朴实的万宁人也会既往不咎。至此,此案落定,时历3年。

    ——这场看似普通的诉讼案,我能用300字写下来,但整个案情映射出的万宁社会内涵,即使我用3千字甚至3万字都难以表述。


    8.3.2万宁人打赢官司了吗?

    应该是赢了。否则,就不是省领导亲自“”被告到万宁向原告赔礼道歉了。可好像又没赢,毕竟原告先走的是法律诉讼程序,对这一请求,法律不支持,因此,也不会有任何判决结果。从这个角度来看,被告邢曙光没有输,因为原告主体资格不合格,而且他们能不能代表50多万万宁人,有没有授权?

    如果原告是一帮热血中学生,则无须挑剔,遗憾的是原告竟然是一些老干部,其中不乏担任过政协主席、人大主任;那么就会让人们产生一个个疑问:万宁的领导干部竟这样的法律素质?他们执政期间是如何依法治市的?

    然而,他们毕竟赢了。邢作家毕竟低下一个知识分子的一直高昂的脑袋,来万宁负荆请罪。道歉的经过,在2009年7月20日的“天涯法律网讯”(省高院办公室)有报道,题目是《肖若海书记和董治良院长妥善处理17宗“骨头案”》。只是请罪的方式很特别,低头的原因不清晰,是法律让邢作家低头呢,还是权力?!由此推理,“代表50多万万宁人”的万宁老干部们是赢在法律上,还是权力上?!如果“万宁老干部”赢在权力上,那么他们所“代表50多万万宁人”则全都输了,输在一个“权大于法”的结局上。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几个人就这件事“绑架”了万宁。


    8.3.3是炒作万宁吗?

    如果说这是一场炒作,这样的一个炒作班子和炒作手法,无疑是一个败笔,一场不高明的社会形象的危机公关。适得其反,其结果反倒是毁掉了万宁人的本有形象,其负面效应将远远大于被告邢作家的那几句话。

    从各种媒体报道中可以看到,原告策略:先是发动群众,组织了几百人的签名;在状告同时,举办答记者问以吸引眼球、组织专家讨论会以争取外援、发动网络论坛以壮其声势、系列专题报道,如海南日报的《文人眼里的三敢万宁人:敢闯敢干敢吃苦》等等……然而从这些报道中,公众看到的万宁人将是一个什么形象呢?

    第一,万宁人说不得、惹不起。一个书生在其作品中,仅说了万宁人几句坏话,704个万宁人“自发”地发起对一个人的“围剿”,而且是那样的有组织、有计划、有策略;何况这个书生在文中还不全是说万宁人的坏话。

    第二,万宁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没完没了。状告不赢就上访,上访之路一走就3年,不依不饶,志在必得。不是为了钱,仅仅为了出一口恶气。

    第三,退休领导影响力之大,号召力之强,法律观念之薄弱、万宁民众之冲动之好强……向公众展示出万宁一个如此这般的社会环境,一个让投资人望而止步、胆颤心惊的投资环境。一个投资人指着这些报道说:“万宁去不得,万宁投不得。”

    另外,给孩子们带来一个“坏榜样”,造成下一代人更不愿意接受人家的批评,不接受批评就等于包住恶习不改。就在原告“万宁老干部”群情激昂义愤填膺振臂高呼之时,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孙子孙女们同时也睁着那一双双清澈的大眼睛在看着你们?

    还有,那几个“万宁老干部”,是不是真的代表了全体万宁老干部?


    8.3.4 维护了万宁人形象了吗?

    答案:好像没有!

    因为公众对一个城市的人的评价永远都是有好有坏,这又因为无论在那里都有好人有坏人。那些“万宁老干部”及其代表在向公众夸赞万宁人的同时,必将引发出一场争论,既然是争论,那就好话坏话都会有人说,而媒体的作用往往是过于放大阴暗面。从这一点来看,那些策划人组织者如此“选题”,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刚刚出手就已经输掉了,只是他们不服气、不甘心而已。

    好像公众舆论不全是一边倒

    正如某些网民所言:“从某种意义来说,万宁人此举真有点小题大做,单凭邢调研员一篇区区小文,能对万宁人的形象和尊严造成怎样的影响呢?我们不妨一笑置之,不屑一顾啊!其实,邢曙光这篇文章算不上“妖魔化”万宁人,并不那么严重。如果万宁人不“自我炒作”的话,有谁知道邢曙光这个人呢?又有多少人看过《万宁人》这篇文章呢?所以说,正是个别万宁人的高调“反击”,以及许多缺乏理智的热血万宁人的激昂响应,才使邢曙光和他的《万宁人》广为人知,也才使万宁人的“负面形象”更加声名远扬。这实在是适得其反,得不偿失。”

    作家刘云峰著文劝告万宁人:“对万宁人来说,指出缺点或不是,并不是要特意丑化你,而是为了你在未来生活中能有前所未有的进步。因为要构建和谐的万宁迫切需要这样的进步。”(《关于对作家邢曙光散文万宁人的几点认识》2009-07-25)

    相反,有网民也提到台湾作家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但我们中国人对柏杨还是很尊重。同样,河南人遭骂是最多的,河南老乡也没有要与哪个作家PK啊!一次,我开车路过郑州,当地朋友在高速路口迎我,领着我专门绕路开到郑东新区看看,朋友指着一栋建筑对我说:“都骂我们河南人这不好那不好,你看看,它哪点比你们鸟巢差。”

    并不是所有的万宁人都像那几个“万宁老干部”一样想。事后多年,一个万宁网友对我说:“我没参与那件事,像打群架一样,我感觉好丢人,人家说的也不全错,不闹还好,这样闹让那么多人都知道了,好丢人啊!他们也不想想会对下一代有什么影响,起了一个坏榜样,以后孩子们有缺点,那就说不得,骂不得,批评不得了?!”


    8.3.5为什么会适得其反呢?

    或许那几个“代表50多万万宁人”退休老干部选错了捍卫的武器,选错了战场,打错了对象;又盲目自大,依然是用老思维老办法来处理一场危机公关,如果算是输,那就是输在素质上、输在心态上。

    或许是因为输不起的自卑心态,输不起就是怕人瞧不起。美国人不怕别人骂,因为人家输得起,如果邢曙光著文骂北京人上海人广东人,恐怕没人理会他;因为这些地方不怕你来骂,如果他骂的好骂的对,还会请他来骂。

    或许是因为受到某些官员的特别“密诏”,发挥退休后有时间有精力有关系的“优势”与“余热”;并确认过了邢作家没钱没权没势没后台没背景……

    或许他们不知道历史上代表盟军签字,接受日本投降的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如今在日本被当成英雄的典范,他的纪念馆总是有许多日本人去怀念他;而且这是2002年日本人自己选出来的。

    或许因为不甘寂寞、自我炒作,以捍卫万宁人形象为旗帜,自居为万宁民族英雄,导演并主演了一幕让万宁人脸红的笑剧与闹剧。

    或许他们执政当年常常把“代表50多万万宁人”挂在嘴边,惯性思维到自己在野时,还在一直在惯性……真为那些通情达理的善良的万宁民众寒心,稀里糊涂地“被代表”了,被那几个发挥“余热”的万宁退休老干部“代表”了?

    或许他们忘了自己是怎么骂其它城市的人了……

    或许他们至今还以为自己胜利了呢……



    8.3.6数叨几句万宁那几个“退休老干部”


    尊敬的前万宁老领导,即曾代表“50万万宁人”声讨邢曙光的退休老干部:

    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夸你们了!

   大家知道你们是为万宁好,我也知道。理解你们,听到外地人对万宁“说三道四”时,就火冒3丈高。都这么大年龄了,还不辞辛苦,奔波呼喊,不为钱,不为利,出发点是好。凡被你们“代表”的万宁人都能看得到。

    毕竟年岁不饶人,都退休了,还如此这般;可想当年你们执政万宁时候,该是如何那般。

    如果要是听到外面人对你们“说三道四”,那还不火冒8丈呀?!

    你们主政万宁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你们为万宁也尽力了;但那时的万宁肯定也有一些不良现象。那时,你们作为了吗?你们尽力了吗?万宁那时还是我党执政吧?万宁那时还是在中国的版图上吧?万宁当时的人大政协这些机构还有吧?

    当年万宁有着全国最大的工商局,人员有900多人。你们敢说自己不知道吗?
当年一个杀猪的昨天还在菜场杀猪卖肉,今天就能通过关系当警察。你们难道没听说吗?

    尽管这都是“历史”事件,但都有惯性,会惯性到今日万宁。今日“乱像”,非一日之功。不知现在“那些退休老干部”即当年“万宁执政官”,功在何方?

    听说万宁人爱告状,人大啊,政协啊!当年,你们有没有像状告邢曙光那样,去告那些社会“乱像”?

    人家说了万宁的缺点,有些是不是属实啊?难道现在就没人再敢说万宁的不好了吗?或许您们正在享受着子孙满堂的晚年之乐,或许也正在对万宁当前的社会现象满腹怨言,或许您自己也在说着万宁这不好那不好。凡事皆有因果,你们想没想过,当年你们“总裁”万宁之时,自己有过什么责任?你们当时种下的什么树,现在结出的什么果?

    听到了逆耳之言,就振臂一呼,群而攻之。完全没了一个政治家的风度,或许当年执政的时候也没此风度,你们那年发起的那场“群众运动”,真的把“邢曙光们”全都消灭了吗?

   你们在位之时,为万宁呕心沥血,这一点儿,大家都心知肚明。否则,不会有700多人跟着你们忽忽悠悠、轰轰烈烈。既然你们敢那样忽忽悠悠、轰轰烈烈,从另外一个侧面也说明,你们主政万宁的时候,廉洁了、奉公了;这一点儿,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否则,退休之后,一定会关着大门,看着存折,老实呆着,偷着乐。

    对你们,我真的很纳闷、很震惊!

    我想,同样关注万宁的外地人,对你们,也许也会很纳闷、很震惊!

    你们说,对吗?何必呢!


    8.3.7数叨几句邢作家

    尊敬的邢作家:

    尽管我们不认识,如果媒体不报道此事,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一定知道您的尊姓大名。假设您能读到此文,在此,我也要数叨您几句:

    您呀!真是个书呆子!何必呢!

    假如我是您,假如那几个“万宁老干部”去法院告我,我绝不会像您邢作家那样还“应战”3年。在法庭,我当即就举手投降。而且,我还会尽量说服那些在身旁为我声援的律师团、记者团、顾问团。

    当年,他们还只代表50万万宁人,按政府公告统计数据,实际上,2009年万宁户籍人口已经60万了,一下子又多出来那么多口人;这还不包括那些超生的,还没有来得及被“人口普查”重新补登的。如果这部分万宁人再被他们几个“代表”了,那声势岂不更浩大!

    我不是害怕,也不是担心打不赢官司,而是珍惜法官,还是想让法官们腾出精力和时间,去多办一些大案要案,多抓一些贪官蛀虫。

    不仅如此,我还会主动去劝慰那几个“万宁老干部”,求求啦!可别再折腾媒体记者了,也别再折腾专家座谈会了;折腾这些都要花钱的,当年他们为民执政,就那么点儿工资津贴,挣点钱多不容易啊!再说,他们好像也不是为了钱,不差钱!就是为了气。咱就伸出自己那张老脸,让他们几个扇耳光,解解气,弥补一下退位之后的失落与寂寞,找回一次当年执政时的威严与威风。

    即使法院判我没输,我也会主动认输。为了避免那几个“万宁老干部”再没完没了地去省府上访信访,大家都在为“国际岛”而奔波,不像他们退休后那么有时间,有功夫;至少咱们也要体谅一下省领导,他们多忙啊!与其驱车百余里去安抚那几个“万宁老干部”,还不如大家把占用省领导们的时间腾出来,让他们去谈一些大项目,制定一些大整治,思考一些大战略,琢磨一些大发展……

    邢作家,您说对吗?何必呢!


    8.3.8 假设……


    假设时间回流到2006年初夏,那几个老干部还会如此这般吗?

    恐怕未必,因为他们看到了自己耗时3年,打了一场不明不白、明赢实输的官司。

    那704人还会共同联盟签字吗?

    恐怕未必,因为几年来他们能看到了其他城市也很精彩、很丰富、很包容。

    假设2006那一年,万宁人听到了外人的谩骂与批评,首先不是反唇相讥,而是反思与铭记,知耻而后勇;那么,万宁2010的今天或许比今天更美好……

    假设事件发生在2010年初夏,万宁人会不会采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化解那次公共形象的危机呢?

    也许会,因为,4年的时间,相当于一届大学生完成学业;相当于世界杯又一次轮回。今天无数外地人来到了万宁带来资金与信息,同时也带来一些价值观;今天无数万宁人走出了岛外国外,能更仔细地看看外面的世界。那几个“退休老干部”也许会自费购买此书,并向公众免费赠送,组织讨论与争鸣,检讨万宁的民风与官风,没准儿还会请邢曙光前来办讲座作报告……

    假设毕竟是假设,假设太多就成了笑话。时间不能回流,历史不能倒转。这个事件挂在互联网上,相当于记入了历史,后人轻点鼠标,就能浏览往事,一桩让万宁很难堪的事件。唉!

    那一天,虽然我们大都不在现场,但都可想象被告邢曙光赔礼道歉的那一刻、那场面、那些表情、那些心态……


   (注:此文在本网站早期已发,可查阅其相关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2)

相关分类

QQ|国际顶级域名|阳光万宁|手机版|小黑屋|阳光万能 ( 琼ICP备13001910号-1 ) QQ群

GMT+8, 2017-9-10 15:43 , Processed in 0.13910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